大咖名流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咖名流 >
那些年我们穿过的校服(5)
发布日期:2022-08-08 10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学生时代,我只穿过一套校服——小学没有校服,初中高中又是在同一所中学度过。

  10多年前,所有中学的校服都是一个模样。宽大的运动套装,白色永远是底色,上面有彩色的色块拼接。说是彩色,其实大多数校服都是用深浅各异的蓝、紫、绿色而已,要辨别各校的区别,就得关注颜色和细节,当然,最直接的还是看校服胸前绣的校徽和背后印的校名。

  我唯一的校服是紫罗兰主色,上衣和裤子都拼着小小的红色三角。在“哪所学校的校服更难看”的讨论中,我们的校服总是能以高票获得“比较不难看”的称号。但即便如此,校服也永远是同学们最讨厌的衣服。

  我自然也不喜欢校服,以至于初中毕业我留在母校读高中时,还暗自庆幸,因为不用再订一套其他式样的校服了。

  可一套校服要穿6年,着实有点勉强。高中开学后,大家都订了新校服,包括那些和我一样留下读高中的同学。整个班里唯独我没订。老师问我,我就拿出以前的校服给她看。“这个还能穿,一点都没旧。”我说。

  校服确实一点都不旧,因为那时候,穿校服并不像现在一样是硬性指标,只要在进校和升旗时穿就行,而且也并不要求全套穿齐。于是,只穿上衣成了那时候臭美学生的两全方法,进了教室把上衣脱掉就行了,里面想穿什么就穿什么。

  我自然也是用这种方法臭美的。可高中以后,不穿校服裤子并不全是为了漂亮。因为校服上衣很宽松,所以一直都能穿,可是几年过去,裤子却越来越短。有一次,学校突击整顿校风,要求学生必须在周一升旗仪式上,穿着全套校服,我不得已把校服裤子套在了牛仔裤外面。那天的第一节课,我什么也没听进去,思绪纠结在蹩脚的裤脚处,恨不得这45分钟能走得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  裤子很短,站起来时还能勉强到脚踝的位置,可一坐下来,运动式的收口裤脚就一个劲儿地往上缩,一直缩到小腿中间,抻得牛仔裤也皱巴巴的,别扭极了。升旗仪式一过,我就赶忙跑到卫生间,把校服脱掉,那速度比百米跑步时还快。

  后来,要好的同学总拿裤子短这事笑我。“你就属于一直没长开,从初中到高中,只长了腿,没长上半身。”现在想来,这话倒像是夸我呢。

  尽管多数人像我一样嫌弃校服,但那时候,也有同学常常穿它,尤其是男生。秋冬天穿着当运动服,即便不小心弄脏蹭破,回家也不会挨妈妈的数落。到了夏天,校服上衣也能派上大用场,男生要向喜欢的女生献殷勤,它能充当坐垫,铺在足球场的草坪上、跑道边或者操场看台上给女生坐。

  校服穿得多了,它的各种潜能就被同学们发掘出来,同样宽大的衣服穿到每个人的身上,也有了不同的风貌。有的同学喜欢把袖子卷上去,有点上世纪50年代猫王的风格。有的男生把拉链拉到头,领子立起来,显得干脆利落。有的女生则特意把上衣订大一码,袖子盖到手中间,下边拉到大腿处,像一件长长的韩风套衫,再穿一条裙子或者紧身牛仔裤。我喜欢把翻领折下来,把下边提上来,当成夹克穿。

  可是不管怎么穿,怎样用,我对校服一直喜欢不起来。最近,聊起穿校服的往事,一位朋友说她把所有的校服都留存做了纪念。

  其实它跟很多事物一样,经历时,我们厌烦,过去了,我们惋惜。有点像高考,也有点像无疾而终的恋情,还有年少时做过的荒唐事。而我的紫罗兰色校服,和这些时光一样,早已不知所踪。

  学生时代,我只穿过一套校服——小学没有校服,初中高中又是在同一所中学度过。

  10多年前,所有中学的校服都是一个模样。宽大的运动套装,白色永远是底色,上面有彩色的色块拼接。说是彩色,其实大多数校服都是用深浅各异的蓝、紫、绿色而已,要辨别各校的区别,就得关注颜色和细节,当然,最直接的还是看校服胸前绣的校徽和背后印的校名。

  我唯一的校服是紫罗兰主色,上衣和裤子都拼着小小的红色三角。在“哪所学校的校服更难看”的讨论中,我们的校服总是能以高票获得“比较不难看”的称号。但即便如此,校服也永远是同学们最讨厌的衣服。

  我自然也不喜欢校服,以至于初中毕业我留在母校读高中时,还暗自庆幸,因为不用再订一套其他式样的校服了。

  可一套校服要穿6年,着实有点勉强。高中开学后,大家都订了新校服,包括那些和我一样留下读高中的同学。整个班里唯独我没订。老师问我,我就拿出以前的校服给她看。“这个还能穿,一点都没旧。”我说。

  校服确实一点都不旧,因为那时候,穿校服并不像现在一样是硬性指标,只要在进校和升旗时穿就行,而且也并不要求全套穿齐。于是,只穿上衣成了那时候臭美学生的两全方法,进了教室把上衣脱掉就行了,里面想穿什么就穿什么。

  我自然也是用这种方法臭美的。可高中以后,不穿校服裤子并不全是为了漂亮。因为校服上衣很宽松,所以一直都能穿,可是几年过去,裤子却越来越短。有一次,学校突击整顿校风,要求学生必须在周一升旗仪式上,穿着全套校服,我不得已把校服裤子套在了牛仔裤外面。那天的第一节课,我什么也没听进去,思绪纠结在蹩脚的裤脚处,恨不得这45分钟能走得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  裤子很短,站起来时还能勉强到脚踝的位置,可一坐下来,运动式的收口裤脚就一个劲儿地往上缩,一直缩到小腿中间,抻得牛仔裤也皱巴巴的,别扭极了。升旗仪式一过,我就赶忙跑到卫生间,把校服脱掉,那速度比百米跑步时还快。

  后来,要好的同学总拿裤子短这事笑我。“你就属于一直没长开,从初中到高中,只长了腿,没长上半身。”现在想来,这话倒像是夸我呢。

  尽管多数人像我一样嫌弃校服,但那时候,也有同学常常穿它,尤其是男生。秋冬天穿着当运动服,即便不小心弄脏蹭破,回家也不会挨妈妈的数落。到了夏天,校服上衣也能派上大用场,男生要向喜欢的女生献殷勤,它能充当坐垫,铺在足球场的草坪上、跑道边或者操场看台上给女生坐。

  校服穿得多了,它的各种潜能就被同学们发掘出来,同样宽大的衣服穿到每个人的身上,也有了不同的风貌。有的同学喜欢把袖子卷上去,有点上世纪50年代猫王的风格。有的男生把拉链拉到头,领子立起来,显得干脆利落。有的女生则特意把上衣订大一码,袖子盖到手中间,下边拉到大腿处,像一件长长的韩风套衫,再穿一条裙子或者紧身牛仔裤。我喜欢把翻领折下来,把下边提上来,当成夹克穿。

  可是不管怎么穿,怎样用,我对校服一直喜欢不起来。最近,聊起穿校服的往事,一位朋友说她把所有的校服都留存做了纪念。

  其实它跟很多事物一样,经历时,我们厌烦,过去了,我们惋惜。有点像高考,也有点像无疾而终的恋情,还有年少时做过的荒唐事。而我的紫罗兰色校服,和这些时光一样,早已不知所踪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