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声星语
当前位置:主页 > 星声星语 >
00后青少年都在听他的歌:许含光他真的很「厌世」吗?
发布日期:2022-08-10 07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上周,读有人听完许含光的演唱会,兴高采烈地在 IG限动分享,激动地说许含光唱出 Z 世代青少年的茫然与不安,这边注解一下, Z世代 ,指的是 1995 年到 2005 年间出生的孩子。

  关于这部分,我承认我是好奇的,而在听完许含光新专辑《从夜晚开始从夜晚结束》后,突然感受到时下青少年变得非常早熟,开始愿意思考哲学思辨、人生意义、人性善恶的命题。状似厌世,但终究对未来仍旧充满热情、拥有不轻言放弃的生命力。

  许含光的歌曲饱含诗意,字词都有某种神秘感,听者必须细品,才能望穿这些创作背后的伤痕,以及努力试图跨越伤痕的拚尽全力与好不容易。

  许含光出生文学世家,爸爸是知名诗人许悔之。许含光对文字与音乐的敏感度,与其说是遗传,更像是天赐。

  他擅长吉他、钢琴跟小提琴;长达 10 几分钟的〈流浪者之歌〉的谱,他花不到几次就记住;维也纳学院甚至递出橄榄枝,问许含光要不要入学。

  许含光国一就开始看尼采的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,还会反问父亲「什么是体制」这种问题,最后自己给出答案:「所谓体制,就是你们这些大人设的制度跟规矩。」

  小时候,许含光母亲提倡生机饮食,同学吃蛋饼跟萝卜糕,许含光只能吃蔬菜调制的绿色馒头,于是他常常偷偷把绿色馒头丢在路边,有次丢不够远被妈妈发现,回家挨一顿骂。

  他高中被挖掘出道, 2017 年发行首张专辑《暧暧》,以一头长发的空灵模样出道,发片不久就前往中国参加选秀节目《明日之子》,被评审青峰称赞是难得一见的创作者,歌中有诗。

  只不过,选秀比赛的高压与束缚,以及当时经纪公司对商业与艺术的考量,令许含光心生迷惘,小至创作自由,大到事业发展与感情关係,他都产生难以言明的孤独感。

  许含光承认,那是他最不开心的时期:「那时候的状态很糟糕,天天都在发呆,晚上就会把自己喝醉,然后一直在哭,哭哭哭,哭不停,一天好漫长。」

  「明明有朋友,可是就是跟每个人都有距离感,不知道怎么跟这个世界共处、跟大家相处,不知道怎么让自己平静。」他形容自己就像黑洞,看不到人世间有什么值得留恋与美好的部分。

  许含光举例新专辑《从夜晚开始从夜晚结束》的最后一首歌〈她遛狗经过的每个下午〉,歌词前半段就是描述当时浑浑噩噩的时光,宛如「一团黑色的团块,血淋淋地找不到线索,纠结成一副丑陋的面孔」。

  直至经纪公司合约到期,许含光 2018 年底加入制作人陈建骐的「好多音乐」,忧鬱情况渐渐好转,而他也将杂乱思绪在书写裡安放,出版诗文集《齿与骨》,但因内容过于坦诚赤裸,使他在签书会上总能见到粉丝「哀伤又关心」的热切目光。

  许含光苦笑:「其实那种关爱,反而让我感到抱歉跟受伤。我知道粉丝很担心我,可是那份担心会让我很难受,有种『我真的那么惨吗』的感觉,也会思考真的有必要把我的痛苦写下来吗?很担心我的痛苦变成大家的痛苦。」

  或许我感受得出许含光的高度敏感,然这份敏感的内核,其实都是充满著他对外界的同理心,只是不想要自己的情绪打扰到别人。

  许含光说,待他真正想通一切、选择拯救自己的时候,时间点是在 2020 年的春天。

  至于为什么?他思索半晌,最后笑著摇头:「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今年的春天天气特别好吧,每次只要是好事发生,好像都是在春天。」

  他看著手上《从夜晚开始从夜晚结束》的专辑背面曲目,喃喃自语地说:「这一张专辑是满悲伤的,都是从最混乱的时刻写下的体会,很像是总结那时候的状态。」

  然而,待最终回顾曲目,许含光突然发现每首歌的歌词,居然都有一个相同的中心思想在其中,这让他非常讶异:「每一首歌都是包覆同个价值观,那就是『很多事情只有一次,之后就是变成回忆』,每件事情发生之后过 1 秒,那件事情就会变成回忆。」

  相对地,假设真有什么过不去的坎,那个「坎」到头来也会变成往事,一切都会过去的,我们只能往前,而非纠结。

  许含光说道:「当你没有体验过绝望,就不会知道后面的希望有多美好;虽然审视自己是悲观的,但还是要乐观地去面对生活,温柔地去对待每个人,对我来说,这种态度比较舒服。」

  看见媒体封许含光为「厌世系歌手」,看见 Z 世代少年们钟情于许含光「瘫在地上」的厌世价值观。

  哪怕写出「人生乱七八糟还是吞颗药把自己灌醉吧干」如此自暴自弃的歌词,许含光仍旧会说出「没有绝望,就不会看到希望」这种至美至纯的想法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